• <th id="neuv8"><td id="neuv8"></td></th>
  • <code id="neuv8"></code>
    <address id="neuv8"></address>

    1. <legend id="neuv8"></legend>
      首页 法院简介 工作动态 工作简报 聚焦案件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 信访通讯 便民服务 公众参与 网上立案
      邮箱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任延光:感恩 十年
      浏览

            “时间真快……12年前我来院里还是个棒小伙子,浑身是劲儿,熬几个通宵都不是事,更别提头发白不白了。”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六庭庭长任延光摸着自己“黑白配”的头发,感叹、苦笑。任延光说,从事破产审判的这十年,是他不断学习和研究破产审判理论和实务的十年,也是他不断挑战自我、追求卓著、成就梦想的十年,更是领导和同事对他关心、支持和培养的十年。 

      有“破”有“立”履行双重功能 

            2017年初,为贯彻中央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决策部署,最高法院要求副省级城市所在地中级人民法院应当设立清算与破产审判庭。为此,市中院启动公司清算与破产审判庭的筹备工作,并根据院党组的指派,由任延光负责民六庭的筹备工作。 

            2017年3月1日,大连中院负责破产审判工作的民六庭成立。在任延光看来,民六庭诞生的那一刻,是一个具有十分重要历史纪念意义的时刻,因为民六庭的成立不仅意味着大连地区破产审判力量的壮大和破产审判专业化程度的提高,还意味着他的破产审判生涯即将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 

            彼时,按照院党组关于“法院工作应当与大连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与大连在辽宁和全国的战略地位相适应”的工作定位,任延光决心向全国破产审判工作先进地区看齐,创新大连破产审判经验,把大连破产审判打造成大连地区法院的一张靓丽的“名片”。 

            “长达十余年的破产审判工作经验告诉我,破产审判是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体,要想干好破产审判,不能为了破产审判而审判,必须将其置于整个宏观社会背景之中去理解,才能精准把握破产审判的 ‘脉搏’。”任延光对于民六庭的工作有着清晰的认识,“在当前我国供给侧改革、经济社会转型升级的历史背景下,只有在审判实践中能够针对不同的破产企业,精准运用破产清算和破产重整两种程序,作到有‘破’有‘立’,才能充分发挥破产审判出清‘僵尸企业’和及时救治困境企业的双重功能。”

      东北特钢案获最高院肯定 

            为此,在承办东北特钢重整案、大连机床重整案和大化集团重整案等社会关注程度高、债务规模大、债权结构复杂、债务人数量众多的疑难复杂案件过程中,任延光和破产审判团队的成员一起,认真研究合并重整等前沿破产审判理论,不断思考和改进在各方利益诉求尖锐对立、矛盾错综复杂情形下,与相关各方沟通协调能力和综合平衡能力,尽可能争取以实现各方利益共赢的方式,努力追求破产审判工作的稳步、有序、高效运转。 

            民六庭成立后不久,一次“大考”随即到来。东北特钢集团重整案在国内外产生了非常重大的影响,大连破产审判的相关经验和工作举措也引发了社会各界和破产审判领域的高度关注和积极评价。可能在一些没有从事破产审判的人看来,承办东北特钢重整案与办普通案件没什么区别,依照程序办理即可,但作为此案的审判长,任延光在办案过程中却始终如履薄冰,不敢有任何的差错。因为东北特钢重整案是一个具有广泛社会影响的案件,东北特钢集团自2016年3月起连续出现银行间市场企业债券连续违约事件,债务总规模高达700亿余元。东北特钢债务违约事件爆发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此案,批示相关部门妥善处理。承办该案后,任延光迅速组织合议庭成员在深入调研和学习、借鉴外地法院成功作法的基础上,精心设计破产重整工作预案,通过保障债权人全程参与、监督破产审判等创新举措,使东北特钢破产重整案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2017年8月8日,东北特钢破产重整计划草案高票表决通过,网络媒体和相关领导在第一时间正面、积极评价东北特钢重整案,并将东北特钢重整案誉为打破债券刚性兑付的标杆性案件;自2017年9月下旬起,东北特钢等三家公司的经营效益发生根本性改变,各项指标连续创年内新高。德国博世等国际品牌公司先后主动与东北特钢联系,协商进一步加强合作事宜;一汽集团等国内制造业龙头企业的订货量也明显上升;三家公司的外部经营环境逐渐回归正常。东北特钢重整案在2018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被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作为25个典型案件之一重点提及。2018年10月15日,管理人向大连中院提交重整计划执行完毕的监督报告,三家公司的重整计划全部执行完毕。2018年,东北特钢全年完成新产品首试制278个,新产品入库30万吨,同比增长34.6%。在东北特钢的生产车间内,一根根通红的钢材在机械上穿行。这个一度破产重整的“特钢巨无霸”,随着战略投资人进入,通过改革止损为盈,走向重生。

      制造“温度”一路前行 

            承办东北特钢重整案、大连机床重整案和大化集团重整案等等案件,任延光和民六庭全体人员有一个共识,那就是过程煎熬,最终的结果令人欣慰。任延光自嘲,这对于他而言,是一种“受虐”的过程,最大的感触就是,病不起,更别提休假,加班加点已经成了习惯。任延光感叹道:“法官工作的强度是超出普通人的理解的,即使你很晚离开办公楼,你仍会在我们的办公室看见疯狂打字的法官们,年幼的孩子们就在一旁,你真的没招。他们都是很可爱的人,真的。” 

            任延光的老家在丹东,言语间时常会蹦出些独有的“嘎达话”。在任延光的概念里,言语间夹杂的“嘎哒话”,就像他对工作和生活的态度一样,严谨的工作作风并不代表着压抑着情绪;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与案件当事人探讨案情时,语言表达的分寸感也是工作开展好与坏的一个重要环节,有时任延光不经意间的话语,会让对方卸下心理包袱。“无论从事什么行业,工作强度有多么高,人总要有自己的放松方式,懂得放松,也会促进工作效率。”任延光解释道。 



            在同事眼中,任延光是一位对工作严谨到近乎苛刻的法官,而当任延光审视自我,他更希望将 “温度”诠释好。任延光认为,这种“温度”来自于自身所散发的光和热,同样也诠释着他对于中国法律的一些新期待。他举例,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曾先后多次申请个人破产,而今又重新站在了生命的制高点。他希望,个人破产制度也可以在中国出台,而实际上,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少平也在近日解读《五五改革纲要》时,也同样提及了“研究推动建立个人破产制度”。“法律是严谨的,但绝不是冰冷的。如果中国有个人破产法,会挽救多少人的生命,挽救多少个家庭。通过个人破产,还可以对债务个人进行拯救,恢复其生产经营能力。这都是我希望看到的,这就是工作和生活中都需要感知的‘温度’。” 

            如果重来一次,还会走法官这条路吗?任延光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因为他热爱法官工作。不过,对于自己正在读大三的女儿,任延光笑着说:“得亏她没选择将来做法官工作,这条路确实太辛苦了!” 

            不用仔细端量,48岁的任延光头发已有“稀少”和“黑白配”的迹象。由于工作过于繁忙,任延光几乎没有整块的休息时间,他最喜欢的放松方式,就是闭目冥想和户外徒步。2014年,任延光被评为大连中院优秀审判长,2015年被评为大连中院优秀公务员,2016年被评为大连中院优秀审判长,2018年被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记个人一等功,2018年被授予“辽宁省人民满意的政法干警”称号。荣誉加深,任延光自感身上的责任更大,他给自己的未来工作用两个“毕生”牢牢锁定,他说:“作为一名从事破产审判长达十年的‘破产审判人’,我愿意用我毕生的精力、毕生的追求,不断挑战自我,不断追求卓著,不断成就谱写大连破产审判新篇章的梦想!”

      责编:大宣 来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5-2008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 Reserved
      大奖彩票平台